在视频网站当“教授”的未成年
发布日期:2021-11-25 18:44   来源:未知   阅读:

  LED补光灯绿色手机,闲来刷B站,Timeline给老胡推了一个标题为《漫谈丰田汽车》的视频,引起了老胡的注意,点开视频,自称“小学生一枚”的少年UP“保守派车迷刘同学”正韵味十足讲述关于车的科普知识。

  一开始,老胡以为这只不过是这枚小学生照本宣科的视频,结果“保守派车迷刘同学”狠狠打了老胡的脸。

  丰田汽车这一期,“保守派车迷刘同学”直接跳过了大家熟知的陆地巡洋舰、普拉多、酷路泽,直接聊到了它们的鼻祖车BJ。说它的公路性能不好。为啥不好呢,因为它的架构是越野车式样。越野车的架构,肯定是不适合公路的。因此得出结论,越野架构的舒适性能,就不是很好(以上内容完全参考刘同学断句,请脑补后食用)。

  尽管视频扑面而来的是“大头怼脸”风。但“保守派车迷刘同学”的讲解依然引人驻足,像所有老师的起手式一样,端坐在镜头前,一只手端起比巴掌还大的水杯,并进行间歇性战术喝水。表面看来虽老成得不像是四年级的小学生,但这并不妨碍“保守派车迷刘同学”散发魅力,不懂车的人也早已被他内容的有理有据、炮语连珠深深征服。

  他们在弹幕里大呼“保守派车迷刘同学”为“教授”,凭借着这种跟真实年龄的反差萌,“保守派车迷刘同学”在9月28日的第一期视频就斩获了35万播放量。10月10日的F1赛车运动播放量甚至超过了400万。最新一期就是老胡看的《漫谈丰田汽车》,目前播放量已经高达556万,目前“保守派车迷刘同学”粉丝数量也逼近三十万。

  正是这种火到出圈的地步,才让老胡的B站时间线上出现了这类跟平常看的类型完全不一样的视频。

  当然,在“保守派车迷刘同学”视频下面还有一个相关推荐,就更厉害了,是一个B站名叫“黄埔之星”,出生于2008年的中学生。这位13岁的中学生主页里只有一个视频,是关于英国历史和资产阶级革命,看完《漫谈丰田汽车》的视频,再点进去《聊聊英国历史及英国资产阶级革命》,不亚于从央视五套的赛车栏目跳到央视十套的《百家讲坛》。

  而少年UP“黄埔之星”的视频,其表现形式跟“保守派车迷刘同学”的大差不差,都是怼着镜头说大白话。但就是这个只要学过中学历史都能看明白的视频内容,却斩获了接近650万的播放量和15万粉丝,还登上了全站排行榜第一名。

  或许连这两位未成年都没想到,突然就蹿红了,炸锅的评论区,还不乏广汽丰田和团团等官方号留下足迹。但接下来事态的发展,他们或许也没有料到。除了整活的网友和官方号,另外一些自称专业车迷的UP主,开始帮“保守派车迷刘同学”360度勘误。

  也有人质疑背后是不是有网红公司,并开始对少年UP的未来表示隐隐担忧,他们说“不知今后对少年UP会不会有新的政策,扶持或者审查都可能。”

  ▲UP主窝法不败之年和UP主不会开车的老司机JOKER提出是否有推手质疑,以及对少年UP未来的担忧

  也有人担心,会不会有更多人循着他们的足迹,把这种视频形式走出一条谋利的路。“黄埔之星”的历史视频不好接商单,但“保守派车迷刘同学”的汽车视频,商单难度简单了不止几个量级。

  这并非没有前例可循。比如在一年多以前,模仿老师训人视频爆火的钟美美同学,虽然视频被平台下了架。但他在后来的演讲中说,曾经有人拿着三年1500万人民币和北京朝阳区三室两厅的房子找他签约,他拒绝了。但这并不妨碍他让北影的刘天池老师教他怎么上北影,以及出席各种商业活动和地方上的公益活动。

  类似的事情,更早发生在其他地方。比如在一些播客平台,已经出现过不少父母带未成年孩子念共读稿赚钱的事情。如果标准再宽泛一些,一些母婴博主让自己几岁的萌娃出镜,借此博取关注为其引流,让几岁或者十几岁的孩子做“摇钱树”也时有发生。未成年人是花朵,是希望,是早上八九点的太阳,这种过早熟、少年老成的行为也开始引发网友质疑,并不断发酵。

  面对着越来越多额质疑声,“保守派车迷刘同学”的父亲刘父,出来发了声明,称没有稿子,没有大纲,没有提词器,之所以会出现相关错误,是因为自己不懂车,无法审查,对于网友“教授”“天才”的称呼,当作善意的勉励。

  但各方解读的声音并未停息,而关于未成年出镜这事儿,今天确实值得说道说道。先来一则官方消息。

  今年7月21日,中央网信办也起启动清朗暑期未成年人网络环境整治专项行动,严禁16岁以下未成年人出镜直播,有关负责人表示,此次专项行动聚焦解决7类网上危害未成年人身心健康的突出问题:

  在专项行动中,明确指出要严肃查处炒作“网红儿童”行为,禁止诱导未成年人打赏行为,防止炫富拜金、奢靡享乐、卖惨“审丑”等现象对未成年人形成不良导向。

  当然,B站视频中这两位“教授”是录播还是直播,这只是一种形式,不是重点,重点是未成年三个字。而一位干了十多年律师的朋友告诉老胡,一刀切打击所有有出镜的视频内容,肯定不是管理整治初衷,关于针对未成年直播、短视频的监管,要看三点——其一,讲述的内容;其二,背后是否有人人为操控孩子,比如父母;其三,内容是否煽动、不利于未成年人成长。

  不过总体来讲,只要这些未成年不是在爸妈或者背后推手的指引下对着镜头念脚本,单纯分享知识的基础,也要保证不出错这个前提。互联网都是有记忆的,若干年后这些未成年长大后再回看这些视频以及对自己专业性的质疑,不知作何感想。

  两位少年UP只是个例,要做的是防患于未然,防止更多的跟风者出现,今天的未成年讲知识,保不齐明天就有未成年去喊麦,后天就有未成年去XXX....而专项行动中也说,重点排查解决网站平台防沉迷系统问题漏洞,解决“青少年模式”入口不显著、识别不精准、专属内容不够丰富、应用效果不佳等问题,进一步优化模式效能,着力防止未成年人沉迷网络...各网站平台要积极履行主体责任,主动发声、深入自查、堵塞漏洞,确保专项行动取得实效,切实为未成年人营造文明、健康、向上的网络环境。

  要说到上面这些监管环节,还有个重要步骤——有人投诉。这对B站这类平台方自然也是风险巨大。一个不小心这些少年UP被人投诉到监管部门,不管有没有实质性问题,都会遭受巨大的舆论风险。

  而反观B站这些年,在破圈路上可谓用力奔跑,姿势确实拿捏了,从爹味十足的何冰带着《后浪》向我们走来,到多年前的Disco女王张蔷跨过时代高墙俯首触摸年轻人,这些中产阶级的圈,破了就破了,但有些底线,还是要坚守。